巧添几笔,精彩顿出

          巧添几笔,精彩顿出

来源语文报初二版2009年第42

周远喜


顾恺之是西晋著名画家。他在为一位叫裴楷的官员画像时,不经意间,发现那位官员的脸上有三根毛,挺有趣的。于是,他试着给那位的脸颊上添上三根毛。没想到的是,这一添,人物更具神韵了。一般看来,在人物脸上画上毛发,无疑有丑化人物形象的嫌疑,但是,如此给人物颊上添上三根毫毛,使裴楷的画像格外风采有神。


绘画如此,作文也是如此,讲求在细节上下功夫,传达出人物的“精神”。还是让我们先来品读两则最经典的人物细节刻画:


严监生喉咙里痰响得一进一出,一声不倒一声的,总不得断气,还把手从被单里拿出来,伸着两个指头。大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你莫不是还有两个亲人不曾见面?”他把头摇了两三摇。二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你莫不是还有两笔银子在哪里,不曾吩咐明白?”他把两眼睁得滴溜圆,把头又狠狠地摇了几摇,越发指得紧了。奶妈抱着哥子插口道:“老爷想是因两位舅爷不在跟前。故此纪念?”他听了这话,把眼闭着摇头,那手只是指着不动。赵氏慌忙揩揩眼泪,走近上前道:“老爷,别人说的都不相干,只有我能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


——节选自《儒林外史》


本区的教士给他做临终法事的时候,十字架、烛台和银镶的圣水壶一出现,似乎已经死去几小时的眼睛立刻复活了。目不转睛地瞧着那些法器,他的肉瘤也最后地动了一动。神甫把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给他亲吻基督的圣像,他却做了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十字架抓在手里,这一下最后的努力送了他的命。              ——节选自《欧也妮·葛朗台》


严监生临死前伸出的两根手指,既是他猥琐可怜的一生的真实写照,也凸现他对自己家产和妻儿前途的重重顾虑和担忧,更是他操劳忧虑的心境临终前的最后展示。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是一个善于投机、生活猥琐而悭吝的人,他积累了大量财产。他少了严监生为妻儿担忧的人情味,只是一门心思地积累金钱,完全泯灭了人性。为了更多地聚财,他竟然断送了妻子的性命和女儿的婚姻。更可气的是,他聚财不是为了享受,他人生唯一的嗜好就是欣赏他堆满金库的金子。这个视财富胜过生命的守财奴,临死之前去抓神甫手里的镀金十字架而断送生命的细节刻画,鲜活地展示出葛朗台赤裸裸的贪婪本性。


如此精彩的细节描写,在学生作文中运用得如何呢?不妨比较两个片段:


片段一:妈确实有一支永远也唱不完的“唠叨之歌”。清晨,她轻轻捏着我的鼻子,在我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小懒虫,快起来,太阳都晒在屁股上了。”你看,一大清早,就把我的好梦给搅了。吃早饭时,她又开始唠叨了:“多吃点,一会饿了怎么办?慢点吃,别噎着了……”真是受不了。刚想去上学,妈妈又跑过来,递上一件衣服说:“快穿上,着凉了怎么办?”走出家门,满以为听不见她的唠叨了,谁知她又在喊:“路上小心,注意安全,上课……”这些我都背出来了。晚饭时,妈妈又唠叨开了:“快点吃,吃完了快点写作业,早点……”


片段二母亲总爱对我唠叨,从白天到黑夜,从星期一到星期天,早上,她唠叨着我上学路上小心;晚上,她唠叨着我吃饭快点,赶回学校;每天反复着……但我也习惯着……感受着她给我最关心的话语!


同是写妈妈“唠叨”,前一段文字真切地写妈妈“唠叨”的话语,符合人物身份,原汁原味,富有生活气息,取材生活,信手拈来,恰到好处。后一段文字则比较笼统,泛泛而谈,大而话之,形象不够鲜明,给人印象不深。所以,要想让你笔下人物活起来,就应抓住生活中细微、具体的典型细节,细细刻画,如此,才能使人物丰满起来,从而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要凸现人物形象,就要仔细经营文章的细节,细节描写尤其需要注意两点。


一、仔细推敲,精选动词。《项链》描写玛蒂尔德在佛来思节夫人同意她借走那串“精美的钻石项链”之后,“她跳起来,搂住朋友的脖子,狂热地亲她,接着就带着这件宝物跑了”,玛蒂尔德“搂、亲、跑”三个一连串的动作,把她那份狂喜的心情刻画得淋漓尽致。


二、抓住人物内心变化。特定时间、特定场合,人物动作会表现出不同的特征。《荷花淀》的开头,水生的妻子在月下边编席边等丈夫回家:“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当得知水生要上前线时:“女人的手指震动了一下,想是叫苇眉子划破了手。她把一个手指放在嘴里吮了一下。”同样编席,不同的动作,前者展现出人物恬静美好的心情,后者则凸现人物复杂的内心情感。


一滴水能折射出太阳的光辉,一片枯叶能显现肃杀的清秋,窥一斑而见“全豹”。细节描写凸现鲜活的人物形象。以上办法,你不妨一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