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经典有约

我与经典有约


——读《红梦楼》有感


来源语文报初二版2009年第46


李晓丹  


我从小读书就有个坏毛病,记不住人名。有的书,像《简·爱》,明明爱不释手,前前后后看了五六遍,精彩的段落几乎都可以讲出来,但有时竟把男主人公的名字叫错。


在这一点上,《红楼梦》算是极少的一个例外。


《红楼梦》总共我也只读了两遍,里面千娇百媚的名字就可以随手默出一大串。若说贾宝玉、林黛玉的名字是长期以来耳濡目染,早已不觉熟记在心的,那像袭人、晴雯、湘云、麝月这等繁缛的名字,为何也能被我悉数记得?


细细想来,不禁要佩服作者笔功之深了。每出场一个人物,必先极自然地点带其名,仿佛你早就认识他,不期然在这儿又碰上他似的,再拣他那顶重要的特点精妙的勾上几笔,像要帮你忆起这个熟悉的人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于是这个人也便真正成了你的熟人。往后每章每回,他的名儿出现一次,就像同你打了、次招呼似的,怎好意思再忘!除了这点,作者还不吝用典,袭人便是取自“花香袭人”,湘云便藏于“湘云水逝楚云飞”一句中。


作者如此苦心孤诣地雕琢出这么一个个玲珑美丽的名字,决不只为增几分绮艳之色。透过那一个个珠光玉华的名字,真正看到的,是一捧捧的辛酸泪。


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怕是通篇最脍炙人口的三个名字。不难发现,贾、林暗合玉字,贾、薛暗合宝字。文中开篇交待,宝玉原为神瑛侍者,日夜以甘露灌溉一绛珠草。这绛珠草正是后来托生林家,要还他一生眼泪来的黛玉。


宝玉落草时口中所含之玉,则是女娲补天时剩下的一块神石,也正是他们爱情的见证。二人是仙人,玉又是仙物,这名中的暗合分明是作者苦心而为。而贾、薛名中暗合的宝字倒沾上了珠光宝气的铜臭味道。


还有四个人的名字,我疑心绝不是偶然巧合,那便是元春、迎春、探春、惜春。这四春的名儿怕是每个初读《红楼梦》的人都要搞混的。可试着把四个人的名字连读一下,元迎探惜,是了“原应叹息!”可问题又来了,缘何叹息?四个贾府千金娇贵,绫拥缎簇,为何还要叹息!


且来打算一下他们的身世。


元春,早早入选宫帏,身为贵妃,可寂寞宫墙之内,女儿心事跟谁诉说,好不容易回家省趟亲,父母奶奶都跪拜相见,所商也无非是报主隆恩之事,难怪卿四十刚过便香销玉殒,可叹可叹。


迎春,“金闺花柳质”的娇女儿,竟嫁入了虎狼满室的孙家,迎春迎春,春在何方?也须怨不得卿。


探春,机敏聪慧如斯,原是我极爱的一个,却生不逢时,贾府开始衰败。想卿选嫁了他乡。从此“千里东风一梦遥。”


惜春,小小年纪就看破了红尘。


细细想想,果真是四春四叹。


(作者系江苏省赣榆县实验中学八年级8班学生,指导老师/杨 帆)


【简评】


读名著,首先要喜欢,《水浒传》打打杀杀,女孩子不一定喜欢读,可以只作一般了解,不必读整部著作。如果喜欢读,就要下真工夫,小作者对《红楼梦》中人物和诗句如数家珍,这说明作者细心读了,甚至有所研究。读完名著能写读后感最好,关键是有感而发,


情动于中而发于外,把心中感触最深的东西写出来就好了。本文通过对《红楼梦》中人物姓名的解析,读出书中人物的命运,读出名著之精髓,不能不说是一篇优秀的读后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