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喻三姐妹自述

比喻三姐妹自述


来源语文报初二版2009年第49


/王礼平


大家好,我们是比喻三姐妹,俗称打比方是一种颇受人们青睐的修辞方法。相似点是我们的密码,也是我们的灵魂。我们的身份其实一点也不神秘,就是由两种不同性质的事物,彼此有相似点,便用一个事物来比方另一个事物。一般是把不常见的事物(甲)用同它有相似点的别的事物(乙)表达出来,或者把抽象的道理用同它有相似点的别的道理表达出来。因为有了我,深奥会变得通俗易懂,抽象会变得具体生动。


三姐妹中我是老大,叫“明喻”,老二叫“暗喻”,最淘气的是老三叫“借喻”。我和老二最容易辨认:我常穿“……像……”“……仿佛……”的衣服,老二常穿“……是……”“……成……”的衣服,本体、喻体、喻词一项不缺。老三就不同了,天性活泼,不修边幅,只以喻体出现在人们面前,以至于常常被别人当自家孩子误领回去。当然,只要你做个有心人,认真观察,我们三姐妹还是容易辨认的。


我们姐妹三人与别人家的孩子站在一起,有时就不是那么好辨认了。与我们长相相似的主要是比较、比拟(拟人、拟物)和借代四个男孩,人们往往混淆不清,现在就让我来说说我们姐妹与他们之间的差别吧。


先说与比较的区别。


比较的模样跟我很有几分相像,也常以“甲像乙……”的形式出现,如老师像妈妈”,“春节的蔬菜像肉一样贵”,等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单看比喻词就很难辨认了。那怎么办呢?这时你只要记住我的口令:“甲和乙必须是本质不同的事物,否则就不是我。本质不同的两个事物是我的防伪标志。像上面的句子,虽有喻词,但都是同类事物的比较,所以都不是比喻,可不要上当哦!


再说与比拟的区别。


比拟有拟人和拟物兄弟俩,都是直接把甲事物当作乙事物来写,简化了中间环节。如“高梁涨红了脸,水稻笑弯了腰”,“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前句拟人,把高粱和水稻直接当作人来描写;后句拟物,把人直接当作物来刻画。如果我们把其中由人到物或由物到人的中间环节补出来,变成“高粱像醉酒老汉似的涨红了脸……”的形式,那就要改名换姓,写上我们比喻的名字了。


最后说与借代的区别。


与借代容易混淆的主要是小妹老三“借喻”。因为他们都有替代本体的作用,粗心的同学往往会张冠李戴。其实,只要记住一个小诀窍,你就不用担心认错对象了——借喻兼有喻和代的双重任务,重在喻,借代则只有代的作用。因为借喻本质上属于喻,所以能通过补出本体的方法化为明喻。记住,“能否化成明喻”便是区分“真假美猴王”的试金石。


如:①先生,给现洋钱,袁世凯,不行么。(叶圣陶《多收了三五斗》)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我再也说不出话。(鲁迅《故乡》)


中的“袁世凯”不可能和银元相似,但它们具有相关性,因为银元上有袁世凯的头像,所以是借代。中借“厚障壁”喻“隔膜”,“厚障壁”与“隔膜”之间没有实际的关系,只有虚拟的相似关系,所以是借喻


同学们,通过我的介绍,你一定对我们比喻三姐妹有了全面的认识了吧?如果你想使自己的谈话和文章生动活泼、通俗易懂,那就不要客气,多与我们打交道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