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仲皎《庵居》悟读

白云生处访梅归


——宋·仲皎《庵居》悟读


来源语文报初中版2011年第21


/徐昌才


庵居


宋·仲皎


啼切孤猿晓更哀,柴门半掩白云来。


山童问我归何晚,昨夜梅花一半开。


诗歌描绘了一个缥渺雅致、空灵剔透的世界,凸现诗僧率性直行、自由无碍的生活情趣,令人心动,也令人向往。诗歌开篇写猿,大肆渲染,多方描绘。你看,既“孤”且“啼”,又“哀”又“冷”,悲凉凄怆。诗人久居深山古寺,却是习以为常。习惯了冷情,习惯了孤寂。仲皎写猿啼,环境的孤寂冷清显露无遗。


庙门破旧,半开半掩,白云缭绕,夜不闭户。白云轻飘,自来自去,它是主人的家常客,是主人的老朋友,和主人有一个约定,要来则来,要去则去,不必客套,无须礼节,自由和真诚是他们的君子之约。诗人写庙门曰“柴门”,是诗意,是文化。“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花径不曾缘客扫,柴门今始为君开”,“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柴门”,简朴,素净,沧桑,淡雅,引人联想,惹人喜欢。换作“庙门”或“铁门”,实则实矣,却诗意荡然。诗人写主人动作是“半掩”柴扉,随意而细致。想想看吧,只有白云前来造访,只有山鸟前来探视,只有一山青翠开门入室,生活在这远离尘嚣的地方,耳根清净,心无尘埃,他的心门也是敞开的,自由的,不设防的。他因事外出了,有青山白云为他看守家园,他回来了,有花草树木热情迎接。他是一株树、一朵云、一枚花、一脉泉,是自由的精灵。


山童发问,你昨夜到哪儿去了?诗人知道,山童不能理解自己的去向和情趣,如实回答也等于是没有回答,保持沉默,诡秘一笑也许是最好的回答,李白不也“笑而不答心自闲”吗?但诗人没有这样做,他在想,这山里孩子天真机灵,友善快乐,想问就问,不也是很真诚,很单纯,很可爱吗?告诉他是对他的一种尊重,也是一种快乐啊。于是诗人讲,我啊,到一个神秘的地方去了,那里满是梅树,昨天夜里梅花开了一半哩!小孩不懂,但小孩喜欢,喜欢花开美丽,喜欢诗人俏皮幽默;我们不是小孩,我们早已明白,梅花是昨夜开的,梅花开了一半。诗人一个晚上不回寺庙,原来是看梅花去了,梅花绽放,春归人间,鼓舞人心,怡人性情啊。


庵居山林,也许是清冷的,孤寂的,但是,正是在这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地方,诗人找到了归宿,以云为邻,以梅为友,以山为家,乐得清净,乐得自在。逍遥山林,笑傲自然,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呢?这种快乐正是置身城市的我们所缺少的,我们的快乐又在哪里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