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报初二版2007年第36期(9月第1期)读报设计

                             母 鸡

老舍

 

一向讨厌母鸡。不知怎样受了一点惊恐,听吧,它由后院嘎嘎到前院,没结没完,而并没有什么理由;讨厌!有的时候它不这样乱叫,可是细声细气的,有什么心事似的,颤颤巍巍的,顺着墙根,或沿着田坝,那么扯长了声如怨如诉,使人心中立刻结起个小疙瘩来。

它永远不反抗公鸡。可是,有时候却欺侮那最忠厚的鸭子。更可恶的是它遇到另一只母鸡的时候,它会下毒手,乘其不备,狠狠地咬一口,咬下一撮毛来。

到下蛋时候,它差不多是发了狂,恨不能使全世界都知道它这点成绩;就是聋子也会被它吵得受不下去。

可是,现在我改变了心思,我看见一只孵出一群小雏鸡的母鸡。

不论在院子里,还是在院外,它总是挺着脖儿,表示出世界上并没有可怕的东西。一个鸟儿飞过,或是什么东西响了一声,它立刻警戒起来,歪着头儿听;挺着身儿预备作战;看看前,看看后,咕咕的警告鸡雏要马上集合到它身边来!

当它发现了一点可吃的东西,它咕咕的紧叫,啄一啄那东西,马上便放下,教它的儿女吃。结果,每一只鸡雏的肚子都圆圆地下垂,像刚装了一两个汤圆似的,它自己却消瘦了许多。假若有别的大鸡来抢食,它一定出来,把它们都赶出老远,连大公鸡也怕它三分。它教给鸡雏们啄食,掘地,用土洗澡,一天教多少多少次。它还半蹲着——我想这是相当劳累的一一教它们挤在它的翅下、胸下,得一点温暖。它若伏在地上,鸡雏们有的便爬在它的背上,啄它的头或别的地方,它一声也不哼。

在夜间若有什么动静,它便放声啼叫,顶尖锐、顶凄惨,使任何贪睡的人也得起来看看,是不是有了黄鼠狼。

它负责、慈爱、勇敢、辛苦,因为它有了一群鸡雏。它伟大,因为它是鸡母亲。一个母亲必定就是一位英雄。

我不敢再讨厌母鸡了。

 

 

                           从母鸡到鸡母

                                ——《母鸡》赏析

侯雁北(教授)

语文老师为大家讲这篇文章,必然要讲到欲扬先抑。因为抑扬手法的运用,在这篇文章中是很突出的。清人唐彪说:“凡文欲发扬,先以数语束抑,令其气收敛,笔情屈曲,故谓之抑。抑后随以数语发,乃谓之扬。”运用此法,可使文章“有气有势,气焰逼人。”这种艺术辩证法的使用,是由于事物的普遍矛盾决定的,因此写作中必须从生活出发,从客观事物的规律出发,即要抑够扬足,又要留有余地,使抑扬之间的转折合情合理,真实可信。不然,抑则抑矣,结果却抑扬脱节,弄巧成拙,往往把作者陷在抑和扬的夹缝里,脱不开身,前后矛盾,对立而无法统一。

母鸡的抑扬转折之间是合情理的。这是因为它的抑是从一般的母鸡着笔的,抑的是一般的母鸡的共同缺点;扬是从孵出一群小鸡的母鸡着笔的,扬的是鸡母亲的特点。母鸡,不知怎样受了一点惊恐,就前院到后院嘎嘎地叫,没完没了;或者细声细气,如怨如诉;它欺侮鸭子,咬另一只母鸡;下蛋的时候,恨不能使全世界知道。你说它讨厌不讨厌?难怪作者要“抑”它一笔。可是作了雏鸡的母亲的母鸡,却会保护、抚养儿女,给它们安全、温暖,教它们啄食、掘地、洗澡,负责、慈爱、勇敢、辛苦;为了尽母亲的责任,自己消瘦了,承受着劳累,一声不哼,毫无怨言,这样的鸡母亲,怎不令人尊敬呢?

母鸡和鸡母,作为描写对象,既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作家老舍正是在这同与不同中,使用了抑扬手法,防止了前后脱节,并充分地褒扬了鸡母亲—一个母亲必定是一位英雄。

 

 

《从母鸡到鸡母》读报设计

湖北当阳  罗方荣

《语文报》初中版8年级版的9月份第一期报纸,以例析结合的形式安排了一组短文:例文是老舍先生的〈〈母鸡〉〉;析文是雁北教授的〈〈从母鸡到鸡母〉〉。读例文可以感受母鸡的形象之伟大,读析文可以领略〈〈母鸡〉〉的写法之精妙,我们在阅读时,一例一析应当兼顾,不可偏废,否则就辜负了作者尤其是编者整合资源的良苦用心。

如何收到既受感染又明技法的双重效果呢?

其一,可以“猜一猜”。

○读老舍先生的例文之前,可以首先预测下列问题:

○这只母鸡的外形、习性、个性和我平时见到的母鸡将有什么不同?

○文章将讲述母鸡怎样的一个故事?

○文章将怎样描述母鸡的外形、习性、和个性呢?

○文章将突出使用什么写作技巧呢?

○什么原因使作者要把母鸡大写一番?即:作者想抒发对母鸡的什么情感呢?

而读雁北教授的析文之前,也可以预测下列问题:

○教授想评析的将是这篇文章的什么特色?是叙述?是描写?是结构?是主题?

○教授为什么在众多特色中选择这一个特色呢?

○教授将怎样把这个特色说得通俗易懂?

○教授所说的观点,我和他相同的有多少?不同的和没想到的在哪里?

这番读前猜测,有利于我们拉近生活经验、写作经验之间的距离,从内容情感、写作评价方面与文本来一次预约和神交。读完例文和析文后,我们会发现:无论我们的猜测与两篇文章是不约而同还是出乎意外,实际上,我们都在和两个作者、两篇文章做近距离的交流对话。这种积极主动的交流对话,其实才是阅读文章、感受技法的有效活动。

其二,可以“补一补”。

也可以补充下列问题:

○母鸡除了“负责、慈爱、勇敢、辛苦”之外,还有什么令我讨厌和佩服的特点吗?

○怎样在其它动物、植物、景物身上发现并表现自己的感受呢?

○除了“欲扬先抑”的构思技巧,我还发现什么技巧?如,哪些语言特别生动传神?

○据说,老舍的风格比较幽默,文中可发现类似的迹象吗?我能就此评一评吗?

其三,不妨“试一试”。

○来一次小竞赛:口头描述某种动物令人讨厌或者喜欢的地方。

○做一次“欲扬先抑”技法比赛:看谁“抑”得足够,“扬”得充分。看谁在抑扬之间安排得合情合理。

○也做一回雁北教授:就同学们一试身手的文章写一篇评价文章。

 

怎么样?对于类似一例一析的组合文章,我们在读报时经过“猜一猜”----“补一补”----“试一试”三步走,报纸的整合资源效应,是不是有望发挥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