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蹭饭

韩信蹭饭

来源语文报初中版2011年第9

郑义广

韩信年轻的时候,由于家境贫寒,自己又不会生意买卖,为了填饱肚子,常常到别人家蹭饭吃,左邻右舍没有不嫌弃他的,甚至十里八乡都知道这个又穷又懒的小无赖大名,看见都绕着走,生怕被他黏住。

曾经有段时间,他缠上了一个做小吏的熟人,每天到了饭点就跑过去。刚开始人家还招呼他:“吃饭没?坐下吃点吧?”而他从来都不客气,屁股一坐就是四五个馒头。几个月下来,人家不乐意了,这简直就是无底洞,啥时是个头啊?于是见到他再也不招呼他吃饭了,可韩信不管那一套,看他们端着碗,笑眯眯地凑上去说:“呦,今天的饭菜真香啊!我来尝尝嫂子的手艺。”接着便主动坐在桌边,拿起筷子吃开了。脸皮厚到这个份上,一般人还真拿他没辙。不过,这家的女主人也有绝招。他一看“冷战”也不好使,干脆来个釜底抽薪:你不是摸清咱家吃饭的点了吗?那咱们就来个不按常规出牌,看你怎么着!

这天早晨,天没亮,女主人便起床了,像做贼似的慌忙弄好饭,端到床上给丈夫孩子吃,然后一家人又躺到被窝里睡觉了。天刚亮,韩信来了,(说句公道话,像这样一日三餐都赖在人家吃,的确太过分,搁谁也受不了。)他一看大门关着,很是纳闷:大清早不吃饭,都干嘛去啦?还在睡觉?于是“咚咚咚”敲门。女主人知道是他,便在屋里大声说:“今天我们饿得早,已经吃过饭了,大兄弟,你到别家去看看吧,不好意思哦!”韩信又不傻,联系这些天来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早明白了女主人的意思,气得扭头就走,发誓再也不到她家去了。

然而,不去那里又能去哪里呢?周围能吃的都去吃过了,再忝着脸求人施舍也没什么意思,韩信隐约感到了世态的炎凉,暗暗想:我要努力!但是干什么呀?庄稼不会种,生意也不在行,而且没有一点儿本钱。思来想去,还是先搞个技术含量低一点的来做——去钓鱼,填饱肚子再说。

他准备了一套简陋的渔具,忍着饿坐在自家附近的一条河边,等待着鱼儿上钩。可是不知怎地,小鱼们也像在跟他较劲,始终不买账。韩信手持鱼竿,皱着眉头,眼冒金星,表情痛苦极了。

这时,不远处有个给别人打工洗衣服的老妇人,看他挺可怜的,就把自己带着准备中午吃的饭拿给了他。韩信一看,也顾不上谦让,鱼竿一扔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很快一盒饭便进了肚子。韩信抹着嘴巴对老妇人说:“太感谢了!将来我发达了,一定好好报答您。”这或许只是一句客套话,老妇人却当了真,她生气地说:“小伙子,别说大话了,我认识你。唉!长这么大个子,不好好干活,自力更生,整天游手好闲,这怎么能行啊!我是可怜你,并不奢求你的回报。”这番话彻底刺痛了韩信,他羞愧地低下头,想:是啊,人家一大把年纪了,还找事做呢,自己年纪轻轻,有手有脚,却总想着混吃混喝,真是太混账了!

于是他扔掉鱼竿,拜别老妇人,心中暗暗下了个决心:一定要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干出点样子来!

 

【镜头回放】

淮阴侯韩信者,淮阴人也。始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常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尝数从其下乡南昌亭长寄食,数月,亭长妻患之,乃晨炊蓐食。食时信往,不为具食。信亦知其意,怒,竟绝去。

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日。信喜,谓漂母曰:“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

注:①布衣:平民。②无行:没有好的德行。③蓐食:“蓐”通“襦”,草席,引申为床铺;蓐食即坐在床上吃饭。④具:准备,备办。⑤竟:最终。⑥漂(piǎo):用水冲洗。⑦饭:名词动用,给……饭吃。⑧王孙:对人的尊称,相当于“公子”。

【悟语】

社会是无情的,如果你一味索取,不讲付出,最终要被人唾弃;社会也是宽容的,只要你愿意付出努力,大家便会投以赞许的目光。亲爱的朋友们,不要总想着从别人那里得到什么,夜深人静的时候经常扪心自问:我给了别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