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和《白光》比较阅读

可悲的人物,扭曲的灵魂

——《孔乙己》和《白光》比较阅读

来源语文报初二版2016年第17

/孔祥琛

原文呈现

孔乙己(节选)

中秋过后……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光(节 选)

 

陈士成看过县考的榜,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去的本很早,一见榜,便先在这上面寻陈字。陈字也不少,似乎也都争先恐后的跳进他眼睛里来,然而接着的却全不是士成这两个字。看的人全已散尽了。

凉风虽然拂拂吹动他斑白的短发,但他似乎被太阳晒得头晕了,从劳乏的红肿的两眼里,发出古怪的闪光。这时他其实早已看不到什么墙上的榜文了,只见有许多乌黑的圆圈,在眼前泛泛的游走。

隽了秀才,上省去乡试,一径联捷上去,绅士们既然千方百计的来攀亲,屋宇全新了,门口是旗竿和扁额,要清高可以做京官,否则不如谋外放。……他平日安排停当的前程,这时候又像受潮的糖塔一般,刹时倒塌,只剩下一堆碎片了。

他刚到自己的房门口,七个学童便一齐放开喉咙,吱的念起书来。他耳朵边似乎敲了一声磬。他们送上晚课来。“回去罢。”他迟疑了片时,这才悲惨的说。他们一溜烟跑走了。陈士成还看见许多小头夹着黑圆圈在眼前跳舞,有时杂乱,有时也摆成异样的阵图,然而渐渐的减少了,模胡了。

“这回又完了!”分明就在耳边的话,回过头去却并没有什么人,仿佛又听得嗡的敲了一声磬,自己的嘴也说道:“这回又完了!”

他忽而举起一只手来,屈指计数着想,十一,十三回,连今年是十六回,便不由嘻嘻的失了笑。

比较赏析

这两个选段分别选自《孔乙己》和《白光》,反映的主题都是相同的:揭露科举制度对知识分子的残害。

《孔乙己》选段,作者不动声色地描绘其黑瘦的脸色,盘着的两腿,以手走路的情景,蕴含着对孔乙己的同情、对丁举人的谴责。饱受摧残的孔乙己到酒店喝酒时自称跌断了腿,足见其自欺欺人、死要面子、好喝懒做的可怜相,酒客们的哄笑、掌柜的取笑则彰显了当时社会的凉薄。选文刻画了濒临死亡的孔乙己走向末路的惨状,封建社会的黑暗昭然若揭。

《白光》选段,作者写陈士成看榜到回家的经过,以其情感变化:看榜急切忐忑——落榜怅惘沮丧——回屋精神近乎失常为线索,表现这个十六次都未考中的老童生的绝望。他渴望飞黄腾达,赢得乡绅敬重,改换门庭,然而,一生安排的前程在屡考屡败的惨痛现实中“像受潮的糖塔一般”倒塌,他两眼“发出古怪的闪光”,出现幻听幻视……一个在金榜题名的幻想中耗尽青春,精神近乎失常的下层知识分子形象栩栩如生。

两篇选文在塑造人物的手法上存在着明显差异。《孔乙己》选段的艺术特色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以初冬的寒冷和人们的哄笑渲染悲剧气氛,衬托孔乙己的悲苦境遇;其次是从他的脸色、衣着、身材、语言等方面与其第一次出场时进行对比,揭示其身心饱受摧残即将走上死亡之路的命运。而《白光》善于写人物的心理感受,揭示人物的内心隐秘。如“陈士成还看见许多小头……模胡了。”这是他看到学童渐渐散去之后的幻觉,通过写他眼中的情景,表现其落榜之后心灵的严重创伤,精神濒临崩溃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