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入诗意盎然

“一”字入诗意盎然


来源语文报初中版2011年第45


孙长国


以数字入诗来叙事抒情,可使所叙之事、所抒之情更加感人。而同一数字在同一句诗中反复出现,从而使全诗妙趣别具,平添许多艺术魅力。其中数字“一”字入诗较为常见。


清代易顺鼎在《天童山中月夜独坐》一诗中:“青山无一尘,青天无一云。天上惟一月,地上惟一人。”诗中前后相连的四句诗的相同位置使用了同一数词——“一”字,作者用一个“一”字把“山、天、月、人”巧妙和谐地融会在一起,表现出了天童山环境的清幽和作者的恬淡之情。


而唐代诗人王健的《古谣》一诗中则反复使用了八个“一”字,却丝毫不给人重复罗嗦之感。“一东一西垄头水,一聚一散天边路。一去一来道上客,一颠一倒池中树。”


更有甚者,清代诗人陈沆的《无题》诗却反复用了十个“一”字:“一帆一桨一渔舟,一个渔翁一钓钩。一俯一仰一顿笑,一江明月一江秋。”全诗描写了一幅渔翁在秋江月下荡舟独钓,怡然自得的生动画面。诗中有情有景,有人有物,有声有色,简直是一幅优美的图画。此诗对仗工整,别具生趣,自然贴切,丝毫没给人雕琢生硬之感。


清代的纪昀也写了一首大同小异的“一”字诗:“一篙一橹一渔舟,一个梢头一钓钩。一拍一呼还一笑,一人独占一江秋。”


无独有偶。清代女子何佩玉巾帼不让须眉也作了一首“一”字诗,同样用了十个“一”字,把优美的景物连缀在一起,描绘出一种美好的意境,堪称佳句。


“一花一柳一鱼矶,一抹斜阳一鸟飞。一山一水一寺院,一林黄叶一僧归。”


巧用数字入诗,使诗意盎然。在古代诗歌中比比皆是,而现代新诗中也不乏其例。流沙河的《重逢》一诗:“一阵敲门一阵风/一声姓名想旧容/一番迟疑一番懵/一番一握手一番疯。”这首小诗“一”字复用,通贯全篇,传神地描绘出人们奔走相告、喜不自胜的情形。全诗“一”字凡七用,不仅毫无单调重复之感,反而跳跃腾挪节奏紧促,韵律和谐,给人以强烈的感染。再如张扬的《敦煌的美学》中写道:“澄澈的眼波/深一层太凉/浅一层太烫/劲盈的舞姿/慢一点则柔/快一点又刚/反弹的琵琶/低一度嫌沉/高一度嫌扬。”此诗轻拢慢捻,低吟浅唱,那欲飞的敦煌仙子,跃然纸上。这首诗与古人的“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有异曲同工之妙,翻出了新意,给人以美的享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