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元的海角天涯

【编者按】

    2014年全国初中生语文学习全能竞赛”是结合本报“暑期大看台”举办的一个大型活动,一直深受广大师生朋友的喜爱。在本次大赛中,有五位参赛选手脱颖而出,荣获特等奖,并由全国中语会与本报为他们颁发获奖证书,以及每人1000元助学奖金;同时,他们的指导老师也荣获最佳指导奖,并获得1000元的奖励。本期,我们向大家展示获得特等奖的来自安徽省含山县含山一中的张辰卉和她的指导老师陆宗海。

心灵独白

聆听文字流淌的声音

来源语文报初二版2015年第11

张辰卉                        

    我喜欢聆听文字流淌的声音。

    夏日的午后,摊开一本书,唐诗或是宋词,散文或是小说亦或是我爱看的《语文报》,细细品读。阳光透过薄薄的纸页,淡雅的书墨香气扑鼻而来,我似乎听到了流水的声音,如鸣佩环。定是极清的水流吧,仿佛是从很远很远的深山里传来,又仿佛近在耳畔。

    是文字流淌过心田的声音。

    文字如水,或如瀚海般底蕴深厚,或如长河般波澜壮阔,或如山泉般清新隽永。读书,一字一句地品读,字里行间那番甘洌的水便会汩汩流泻,缓缓流入读者的心田,挟着所有的不甘、委屈、厌恶、愤恨离开,只留下一片淡泊的宁静。我爱读书,听文字流淌的声音。更爱文字自我笔尖流出,汩汩而过。我开始学着用文字记录下我的喜怒哀乐,记录下我成长中的阳光和风雨,记录下我人生之路上所经历的各种风景。随着驾驭文字能力的日益娴熟,我笔下生出的文字也日益流畅,汇成一条蜿蜒的小溪,流淌着,叮叮咚咚……

    尤记得去年夏天,八月的酷热中,我独自坐在桌旁,完成了《二十元的海角天涯》。之后,修改,再修改……写完之后竟流下了泪水。我记起了老师说过,文字要先感动自己,而后才能感动别人。

    其实,我所写的不全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但我相信,这种牵挂不会仅仅是我一个人的牵挂。当得知自己获得了特等奖后,心中又有了小小的奢望:我的作文会被刊登么?我希望如此,因为我希望我的文字能够流进更多心中有这份牵挂的孩子的心里,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听到它成长的声音。

    摊开《语文报》,心中水声又起。在大河流淌的巨大声响之外,我仿佛听到了那条蜿蜒的小溪缓缓流过的声音,撞到卵石了吧,遇到弯道了吧,声音虽悦耳,可断断续续,不成气候。但是,它不屈服于卵石,不为弯道所困,它虽然只是小小的一股,却有最坚韧的性格,坚定的信念。终有一日,它能冲开卵石,超越弯道,汇入大河,让所有人都看见它腾飞的英姿!

 

 

 

 

二十元的海角天涯

张辰卉

我从自己钱包中抽出一张20元的钞票,橙色的毛爷爷笑得依旧慈祥。我好像很久都没有一下子花过这么多钱了,爸妈在外打工挣钱不易,所以我总是尽量去节省。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放纵一下,就这一次。

出了门,我首先去了附近的蛋糕店,花了3元钱为自己买了块小小的蛋糕。吃完蛋糕,我告诉自己,你已经满14岁了。

14年前,我降生到这个世界,也给这原本不富裕的家庭增加了负担。为了供我上学,为了让我以后过得更好,父母远去烟台打工,而我也成了一个没有父母陪伴的孩子,用书上的话说,叫“留守儿童”。

就像今天,生日也是自己一个人过。

每次爸妈打电话回来问我想不想他们,我总是这么告诉他们:“还好啦!你们安心打工,要注意身体。”我从来都不敢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爸爸妈妈,我真的好想你们,你们回来好不好,我不希望每年连生日都是一个人过,我希望你们能陪在我身边看我长大,我也不需要昂贵的蛋糕、精致的礼物,只要你们能站在我面前对我说句生日快乐,足矣!”

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任性,再多的思念也只能埋在心底,然后默默前进。

路过文化广场时,我走了进去买了一张地图。玻璃柜台后挂着水墨字画,里面摆放着毛笔宣纸。我就在这样古色古香的淡薄凉意中打开了那张彩色的中国地图。皖中的巢湖旁有一个小小的圈儿,旁边写着“含山”,那是我所在的小县城;千里之外的山东丘陵上,我找到了那个叫烟台的城市,那是一座连着海的城市,大概每日都会有咸咸的风吹过吧。我在心里把这两个小圈儿连了条直线,这是一条穿过黄海的直线,一头连着我,一头连着远在海角的爸妈。

海角,天涯。

抬眼便是这么一副字画挂在我面前,很平常的四个字,人们常挂在嘴边习以为常,在我看来,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回去的时候,我手上拿了三样东西:6元的中国地图、10元的“海角天涯”和一枚1元硬币。在路旁的水果摊,我花掉了最后1元,买了一个苹果。

我并不爱吃苹果,可这个苹果和其他苹果不一样。在盛放它的箱子上,清清楚楚地打印着“产地:山东烟台。”我想,也许在海角的烟台,我爸妈租住的小小房屋旁会有一棵苹果树,树上结了一枚果实,果农摘下它放进箱子里,上了火车一路颠簸到含山,就是现在我手上拿的这个苹果。

远在天涯的小苹果,思念海角的母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