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 老 师

林 老 师  

来源语文报初二版2016年第13

赵明宇

不得不承认我是班上最调皮的男孩子。曾经有好几个老师让我气得哭鼻子,然后跑到我家去告状。当老爸挥起手中的棍子的时候,我已经像兔子一样跑得无影无踪了。

能逃到哪里去呢?我坐在郊外的河滩上望着天空发呆。

上四年级的时候,老师做我们的班主任,降服了我这匹“野马”。

老师的左眼塌蒙着,睁不开。当她做完自我介绍,走下讲台的时候,我喊了一声“独眼龙”。同学们哄堂大笑,笑得眼睛出水。老师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捂着脸跑出教室。过一会儿,校长铁青着脸进来冲我一声吼:王小蒙,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回家了,让你老爸到学校来。

老爸把我摁倒在板凳上,抡起大巴掌,雨点一样向我屁股上落下来,疼得我像挨宰的猪一样大声嚎叫。突然间,老爸的手掌抽筋一样凝固在半空,我悄悄扭过头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原来是老师拦住了老爸的胳膊。

老师来了,老爸不变本加厉把我屁股打烂才怪呢。

老爸说,别拦我,我打死这个小崽子。

老师把我扶起来,抚摸着我的头说,疼不疼?我嗅到了老师身上有花朵一样香香的气息。她的手热热的,软软的,光滑得像一条鱼。我趴在她的怀里哭了。老师跟我老爸说,你看,小蒙知道自己错了,你就别打了。老爸用刀子一样的目光狠狠地剜了我一眼,又满脸歉意地笑着给老师让坐。老师说不坐了,我是来喊小蒙上学的。

老师牵着我的手向学校走。我吸吸鼻子,嗅着老师身上的花香。老师问我,你想知道老师这只眼睛是怎么看不见的吗?我抬头看她一眼,又迅速收回目光,把头低下。老师说是一个学生用弹弓射伤了她的眼睛,本来是可以看好的,但是需要一大笔医疗费。

我嗫嚅着说,老师,我错了,不该讥笑你,我以后改掉调皮的习惯。

老师拍拍我的肩说,调皮好啊,调皮的孩子聪明。你把你的调皮全用在学习上,一定会考上大学的。

从此我像变了一个人,寡言少语,除了吃饭就是趴在课桌上翻弄书本。

学校开运动会,大家像鸟儿一样唧唧喳喳地找老师报名。我没有自信,躲在墙角抠指甲。老师走过来说,小蒙,你报名参加跳远吧。我看她一眼,她冲我甜甜地笑着。我说,我不行的,这些天一门心思钻进书本里,没怎么参加体育活动。老师把嘴唇伏到我耳边,有一股热热的气流钻进我的耳膜。老师悄悄跟我说,你是咱们班上的小勇士,你一定行。说完转过身,大声问,同学们,大家说王小蒙是不是好样的?同学们齐声欢呼:王小蒙,好样的,王小蒙,好样的。

我心里不由得一热。老师甜甜一笑,小蒙,我替你报上名了。

我使劲儿冲她点头。

运动会上,我夺得了跳远第二名。老师为我颁奖时,在我肩膀上拍一下说,小蒙,我说你是好样的,说对了吧?我感激地望着她说,老师,我想和你说句话。老师侧身蹲下,把耳朵伸到我嘴边。我说,老师,我长大了当一名医生,我要治好你的眼睛。

老师笑了,笑得眼睛里水汪汪的,像一颗颗闪亮的小星星。

作者简介赵明宇,河北省小小说艺委会副主任,邯郸市小小说艺委会主任,《当代小小说》杂志主编。迄今已在《百花园》《小说月刊》《山花》等海内外300多家报刊发表小小说1500多篇次,部分作品被《小说选刊》《读者》《小小说选刊》等多家报刊选载和收入《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中国小小说300篇》《21世纪最佳小小说》等100多部丛书。

13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