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花,谈谈草

写作缘由: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坚信:给孩子们一颗易感的心,引导他们感知世界比死学知识更重要。所以在琐琐碎碎中,在点点滴滴中,在一举一动中,我都试图让孩子们贴心地去感受。阅读书本,阅读生活,乃至阅读无言的自然万物及自己的内心,这才是引导孩子们积极并快乐生活的根本。

每个教室前都有一小块花坛,学校的园丁似乎已经忘记了它们的存在,曾经,不是一片荒芜,就是杂草丛生。而我们班的那个花坛,却一片繁华,显得很是抢眼。孩子们在我的暗示下精心移栽来花树,时常浇水,偶尔施肥,花花草草以蓬勃之势回报了孩子们。而今,其它班的花坛生动起来了。一次班会,我跟孩子们说了花,谈到了草。

说说花,谈谈草

来源语文报初二版2015年第47

张亚凌

教室门前的花坛,应该是咱们班的标志了,更是咱们班每个人的骄傲。谢谢你们,给了我这份骄傲。

我不知道你们对花花草草是否深思过?我经常在心里与相遇的花草交流,且受益匪浅。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和花草的交流。

每每遇见花或草,不管是成片的蓬勃的,还是枯萎的孱弱的,我都按捺不住交流的欲望。我常常想——

花儿在乎开在乡村鄙野抑或朱门深院吗?

花儿才懒得理会什么“出身”与“家世”。“驿路断桥边,寂寞开无主”,那朵朵梅花每一片花瓣儿都那么精神!

花儿在乎开在草长莺飞的阳春抑或滴水成冰的寒冬吗?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花儿才不屑于计较什么“生不逢时”!

——只有开放,才成其为花。只想着开放,哪怕凌寒独自开,只求不辜负开放的使命!

花儿是不是积蓄了所有力量只为绽开的一刹那?

仿佛又不是,绽开后,才拉开了花儿美艳的帷幕。风吹来雨袭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才是花儿不屈的精神!

花儿有高低贵贱之别吗?

遍地的星星花,离地不过数寸,是花里的卑微者吗?可它们灿灿烂烂地一簇一堆地盛开着,花瓣的抖动中流淌着的是欢快。卑微不哭,卑微更得团结,花儿明白:彼此给予才能彼此温暖!

花儿会不会遭人误解心中蓄满委屈?会不会在寂寞中迷失自我?

“轻薄杨花逐水流”,“水性杨花”,杨花怎么就成了坏女人的代名词?杨花愤怒过吗?还是杨花只是想着杨花的事而不搭理人的流言蜚语才依旧招展着?

花的世界花的思想是如此丰富,那么草呢,草儿会有喜怒哀乐吗?

你在草儿旁边说着开心的事,那欢快的容颜是否会感染它?你冲着它粲然一笑时,它那摇曳的身姿是否算是对你的回应?

微风细雨中,你可曾听到了草儿浅浅的笑?你踩上去或一屁股坐下来草儿会疼吗?疼时的草儿是不是也只能默默忍受?你一把一把扯着草儿时它会愤怒吗?愤怒的草儿是否在抱怨命运的无常?被踩成小路只留下枯茎的草儿,是否在羡慕别的草儿郁郁葱葱中被自卑包裹?大树下低矮的草儿,是否后悔自己曾经的选择,——大树挡住了狂风暴雨也挡住了阳光和雨露才使它如此孱弱……

看着草儿,种种猜测涌上心头。可是,可是我们人类这些自私、消极甚或悲观的情感,草儿真的也会拥有吗?或许,草儿压根就不会理会,更不曾拥有,只是骄傲而任性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草儿是明白“疾风知劲草”“一岁一枯荣”的道理,才将所有的坎坷当作对自己的考验?草儿是坚信“每朵花都曾是草,每棵草也都会开出自己的花”,才活得那么坦然?

又或许,草儿真的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只是我们自私地不想去理会罢了。

很少有一棵草儿被狂风拦腰吹断,不——,从没有过!那么草儿就是以它特有的方式告诫我们“柔能克钢”?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未必是草儿的骄傲,或许,是草儿知道卑微就得坚强吧?

一棵草儿,安安静静地呆在一个地方,是在等待前世或今生一个美丽的承诺,还是在看多变的我们是何等浅薄?

一丛草儿绿得出奇,飘舞中露出勃勃生机是因为它们解读出了“团结”的奥妙吗?

清晨的露珠是草儿凝聚了一晚的忧伤吗?朝阳下闪亮的一刹那,定是草儿希望的萌发,——它们一定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得有滋又有味!

孩子们,看着花儿或草儿,我总情不自禁地浮想联翩,似乎每一朵花每一棵草,都能跟我谈心,都在教我做人。遗憾的是,我不是花也不是草,终究和她们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然而等花开,看草绿,在对花草的解读中开始贴近自己的心灵深处,开始纯净,开始澄明,这,倒是真的。

我发自内心地希望,你们,我亲爱的孩子们,也会像我这样,——与物交流,在交流中提升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与生活更和谐地相处。

读后思索:看罢此文,你会不会慨叹于小小的花简单的草竟有如此丰富的内涵?在有心人的眼里或笔下,没有细微与琐屑,只有丰富与感动。如果你有着细腻而丰盈的情感,身边事物就会灵动起来。学会感知,你的世界就会多彩丰饶。此刻,环视你的四周,是不是也有了提笔倾诉的欲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