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婉言劝世人

乔忠延(作家)
曾经讲过个宫廷里的优孟婉言劝醒楚王的故事,还真不错,固执己见的楚王居然被他说动心,改变了厚葬爱马的主意。这令我们对婉言这手法引起足够重视。不过,善于婉言劝人的绝不止优孟,据我所知苏东坡也是这样的高手。优孟婉言劝谏的只是楚王一人,苏东坡婉言劝告的是普天下的梦中人。
这梦中人该是什么人呢?我想起诗人臧克家纪念鲁迅先生时写下的名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可以借助他的话写下去,“有的人失明了,他心明眼亮;有的人没失明,他清浊不分。”为什么长着雪亮的眼睛却清浊不分呢?不是看不见,而是只看事物的一面,以偏概全,也就无法弄清事物的本真面目。那就劝告一下这种人吧,不用了,苏东坡早就劝告过。而且,人家那劝告啊,诚可谓传世经典。不信,就读读。
从前有个盲人,生下来双目失明,没有见过大地,没有见过蓝天,也没有见过头顶那轮亮灿灿的太阳。可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日出日落,夜去昼来,他每天都能享受到太阳的光热。他知道太阳对于这个世界太重要了,就想知道太阳是什么模样。
盲人问家人:“太阳是什么样子呢?”
家人告诉他,太阳是圆的。他问:“圆的是个什么样?”
家人说不明白,顺手拿起一个铜盆递给他,说:“你摸摸吧,圆的就是这么个样子。”
盲人拿在手中摸了又摸,总觉得模模糊糊。忽然,他灵机一动,用手敲击了一下铜盆,说:“总算是记住了,这就是太阳。”
隔了几日,盲人去赶庙会。有人上了香,磕了头,敲钟祈福。钟声当当响起来,盲人听到了对旁边的人说:“啊,太阳出来了。”
上香的人听他弄错了,就诚恳地告诉他:“那是敲钟,不是太阳。”
盲人不解地问:“就是这声音,我摸过太阳,是圆的。”
上香的人说:“是圆的,不过太阳还放光芒呀!”
盲人更为不懂了,又问:“那光芒是什么样呢?”
上香的人说光芒是长的,顺便将手中的蜡烛递给他说:“就是这个样子!”
盲人将蜡烛摸了又摸,默默将太阳的光芒记在心里。
从大殿出来,庙场上有个吹竹箫的,曲声悠扬,婉转悦耳,盲人听得迷住了。听完一曲,他对吹奏的人说:“让我摸摸你那好听的东西!”
那人将竹箫递给他,盲人握在手中,笑嘻嘻地说:
“怪不得这么好听,原来是太阳在唱歌呀!”
看到这里,我是禁不住笑了。你呢,感觉如何?语调轻松,风趣幽默,真是大家气象,举重若轻啊!要是让我规劝世人,准会板下面孔,一字一句地说,看事物要看全面,不能只看局部的。片面看问题要出偏差,就如同盲人一般。说来说去,乏味而又枯燥。可是你看苏东坡,人家一说,逗得谁都想笑。还得硬忍着不敢笑,谁敢断定自己就把事物看全了,看准了,看透了。若是没有,那不是自己嘲笑自己吗?婉言奉劝,这一招真高明,真高明!何不学学,长点作文的本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