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姬 归 汉 ——建安文坛的女诗人蔡琰

 

       来源语文报初中版2016年第38期

                                              文/鲁宝元

三国时代魏国的建安时期,有一位女诗人为人们所称道。她就是蔡琰。

蔡琰(公元177年——?)字文姬,东汉末年陈留圉(今河南杞县)人,是东汉末大儒蔡邕的女儿。蔡文姬博学多才,会诗词,懂音乐,擅长书法。

汉末政局混乱,蔡邕曾为权臣董卓所推崇。董卓被杀,司徒王允,认为蔡邕与董卓是一党,就把他抓起来杀掉了。其后董卓部将李榷、郭汜等出兵关东,大掠陈留、颍川各县。蔡琰于此时被掳,辗转到了北匈奴。被献给了匈奴的首领左贤王,生了两个儿子。此后在匈奴居留了十二年。

曹操曾出入蔡邕门下。在成了一方诸侯之后,他念及老师蔡邕,想起蔡文姬这位才女。知道她在匈奴,就用重金把她赎了回来。回到中原后,蔡文姬嫁给了校尉董祀。回顾自己所经历的坎坷生活,她写下了饱含着血泪的长篇叙事诗——《悲愤诗》。全诗108句,字字句句饱含着作者的血泪。是文学史上最早的由作家创作的五言诗。

开头一段从董卓之乱写起,并叙述自己为胡羌的乱兵所残虐的悲惨遭遇。

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欲死不能得,欲生无一可。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

诗中描写:董卓的部众出兵东下,金色的盔甲闪耀着日光。他们疯狂屠杀一个不留,死人的尸骸胡乱堆积,马边悬挂着男人的头颅,马后捆绑着抢来的妇女。被掳略的妇女白天嚎哭着行路,夜里悲哀坐地呻吟。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成。作者悲呼:老天啊!我们有什么罪过?遭到这样的灾祸!真是字字血,声声泪。

第二段主要描写在北匈奴思念故乡的痛苦及迎归时不忍弃子、去留两难的矛盾、悲愤的心情。

己得自解免,当复弃儿子。天属缀人心,念别无会期。存亡永乖隔,不忍与之辞。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慈。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顾思。见此崩五内,恍惚生狂痴。号泣手抚摩,当发复回疑。

诗中写道:自己有幸可以解脱回去,可面对的是抛弃儿子的诀别。天性中母子心连着心,分别后再也没有见面的日子,不管存亡将永远别离,不忍心与儿子辞别。儿子抱住了我的脖子,问:“母亲啊,你要到哪里去?有人告诉我母亲将要离去,难道说走后还能够再回来相聚!阿母你一贯的善良仁慈,今天你为什么变得这么无情?我还没有长大成人,为什么你就不能想想我的心情!”见儿子这样哀求,我的五脏崩裂一样地沉痛,恍恍惚惚如痴如狂。哭泣着用手抚摩着儿子,当要出发时多次返回去犹豫不决。“别子”一段的描写,感情真挚,哀婉动人。写出了作者复杂矛盾心情。

最后一段写归后的遭遇和心境。

既至家人尽,又复无中外。城廓为山林,庭宇生荆艾。茕茕对孤景,怛咤糜肝肺。登高远眺望,魂神忽飞逝。奄若寿命尽,旁人相宽大。为复强视息,虽生何聊赖。托命于新人,竭心自勖励。流离成鄙贱,常恐复捐废。人生几何时,怀忧终年岁。

诗中描写:到家后发现家人早已死绝,甚至没剩下一个姑表亲戚。城里城外一派荒芜变成了山林,庭院和屋檐下长满了艾草和荆棘。孤零零对着自己的影子,不停的哭喊声撕肝裂肺。爬到高处向远方望去,突然觉得魂魄出窍飞逝离去。奄奄一息好像是寿命将尽,旁人来安抚宽慰。又睁开眼睛勉强活了下去,虽然没死可又有什么希冀?把命运寄托于再嫁的丈夫,尽心竭力自我勉励努力生活下去。自从流离后成为鄙贱之人,常常害怕再次被抛弃。想人生能有多少时间,怀着忧伤一年一年地过去。写出了作者归乡后,并没有结束自己悲剧生活,社会动乱后的悲愤之情贯穿全诗。

《悲愤诗》有很高的艺术成就。将叙事与抒情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如描写被掳后残酷的遭遇和悲愤的呼号。心理描写细腻生动,归乡时两难的矛盾心情,别子时心中的痛苦,使读者感同身受。语言朴实,没有雕饰和夸张离别时儿子对母亲的眷恋的话语催人泪下。这些特点在文学史上都留下了很高的评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