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第36期名人面对面

                  为乡村少年画像


           ——专访当代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访谈录


                     夏  童


从本期开始,本报将在第7版的“黄金阅读”栏目连载当代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的最新力作《俞林青青》。迄今,秦文已出版作品500多万字,代表作《男生贾里》《女生贾梅》等先后四十余次获各种文学奖,并被译为多种外文发行海外。《小鬼鲁智胜》《宝贝当家》等还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热播。为了增进大家对秦文君老师及小说《俞林青青 》的了解,本报记者夏童对秦文君进行了特别专访,以下是部分访谈内容:


  童(以下简称夏):老师,您好!您能谈谈《俞林青青》的创作缘起吗?


秦文君(以下简称秦):一直以来,很想写写乡村少年,他们头顶广阔的蓝天,脚踩广袤的土地,内心应该翩翩起舞,有着太阳般的热情和月亮般的孤独。


这部小说在2003年有了雏形,2004年被列入中国作家协会重点项目。那之后我走访了很多乡村,于是,我看到意气风发的追梦学子,也看到夜宿网吧的颓废少年;看到辍学打工的坚强孩子,也看到斗牌赌博的小混混……他们中很多人想通过奋斗改变人生,那种想改变现状、建立新生活的强烈生命力很深刻,激荡着人性。


夏:这部小说与您以往的作品相比有什么大的变化?


秦:创作需要积蓄力量。这部小说我花了写其他小说几倍的时间。我积累了大量当代乡村生活原生态的素材,采访了许多走出或待在农村的少年,他们的成功、碰壁,他们进城后的处境、归宿等都牵动着我的心。刚开始写这部小说时,我写一阵又放一阵,好像边写边倾听什么,那是种待命和积蓄力量的状态。


期间,我父亲突然被查出患了绝症。那于我是晴天霹雳,所以,我白天奔波于医院,夜晚却难以呼吸、无法入眠,我必须不停地写,也不停地哭泣。很奇怪,透过泪水,父亲自童年时就常给我讲述的乡村故事都带上了魔幻色彩,我几乎被它们迷住了。所有的文字很滑溜地流淌出来,我的手必须不停地记录才跟得上它的速度。我明白自己不仅在写内心对乡村的念和爱,更在用俞林等农村少年的形象表达一种尊严。


很想把这本书献给我的父亲,他是一个老兵,也是一个从乡村走出来的少年。


夏:时代不断变化,您的年龄也在增长,但您作品中的童心却始终如一,您是如何保持这颗童心的?


秦:创作是一种习惯。我一般在晚上9点至凌晨3点写作,写作时习惯把一切代表时间的东西隐藏起来,再放些童年时的照片,那样有一种穿越时光隧道的感觉,在这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最适合创作儿童文学。


夏:您觉得那些热爱文学、酷爱写作又必须面对升学压力的中学生怎样做才能更贴近自己的文学家梦想?


秦:爱文学的人在青少年时期要做阅读准备,徜徉于阅读这座文字建造的大厦内,你会发现人的思想可以如此辉煌,人的情感是这样深泓广博,人生竟这般跌宕起伏。那些通透的领悟、丰富的收获不仅与写作,也与思想、气质、见识、心境、能力甚至命运相关。好书使人感悟人生、开阔视野,并得到美的享受,它给人的影响很长久。


夏:非常感谢秦老师,最后请您对我们的读者说几句希望的话。


秦:愿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热爱的东西,并慢慢栽培它。真心喜欢很重要,它能焕发出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热情。未来的社会是多元的,能够找到自己的兴趣、完全展示自己很重要。


 (选自《语文报·初二版》第36期,2007年9月3日出版)

发表评论